Schweitzer,我们不能仅仅把自己的生命留给自己

赤道以南,在潮湿无聊的丛林深处。 Schweizer静静地坐在钢琴旁,独自演奏巴赫的曲子。

对于在非洲从事医疗救助的Schweitzer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安静时刻。他经常将精力和精力献给Lambarene地区的患者。沿着奥戈维河,他们乘独木舟一个人被送到这家诊所,诊所的大小只有几十平方米,位于河的低处。铺满棕榈叶的锡屋是诊所,手术室和药房,屋外的大竹棚是他们不能回家过夜的地方。

这里的人们称Schweitzer为“ Oganga”,意思是“柳条”。当地人只为医生使用此名称。他们认为医疗技能的力量是与生俱来的,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个叫“ Oganga”的白人直到30岁才决定来非洲实践医学。在此之前,他是一位牧师。圣尼古拉教堂,斯特拉斯堡神学院的讲师,巴黎巴赫协会的风琴师,但他与医学无关。

在30岁生日那天,史威哲决定将一切都抛在身后,直接为人类服务,并以实际行动为上帝服务。 “我终于明白了:我的生活不是学术性的,不是艺术,而是献给普通百姓,以耶稣的名义为他们做些小事……” 1905年7月1日,史威哲(Schweitzer)授予当时的总统巴黎传教协会阿尔弗雷德·博涅(AlfredBoégne)牧师的长信揭示了他的意图。他曾在1904年6月的《宣教福音月刊》上看到博涅牧师对“刚果传教士的必要性”的呼吁,并从此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轨迹。

“我们绝不能将自己的生命留给自己。” Schweitzer怀念耶稣的意志,无论是学术上还是艺术上的,还是在礼拜或演讲中讲授教义,Schweitzer都被信仰所爱。为爱而走。自1913年首次抵达Lambarene以来,Schweitzer一直在这片偏远的非洲土地上帮助有需要的人长达半个世纪。 1963年4月,在纪念他在非洲开展活动50周年的活动上,施韦策尔对当地黑人说:“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来到了Lambarene,在Lambarene找到了我。我们正在寻找:爱,信念,善行和有益的工作。”一定是更幸运的Lambarene土地,由于Schweitzer和许多人的努力,它不仅照顾和帮助了许多被困的生活,还让爱,信念,真理和善良从此得以延续

阿尔贝特·施韦泽_施韦泽_阿尔贝特?施韦泽传

您获得的恩典越多,您应该给予的回报就越多。

Schweitzer觉得他从小就受到别人的宠爱。因为我的祖父和父亲都是牧师,所以家庭条件比村里其他朋友的条件都好。但是他本能地不喜欢并拒绝所有这些优点,尤其担心其他孩子会因为他是牧师的儿子而取笑他为“小主人”。为了与其他乡村男孩保持一致,小施韦策有时甚至表现得过分举止施韦泽,故意避免着装和饮食上的差异:即使他被殴打,他也不想穿一件像样的外套,当他在汤底上看到肉汤时就感到不适。桌子。他的母亲别无选择,只能让他固执地喜欢戴乡下孩子喜欢穿的那顶乡村灰帽子,只同意在敬拜之日戴上他的小皮鞋。

但是,家庭中相对丰富的材料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几年后,正是我叔叔的资助使父亲得以将Schweitzer送往Mühlhausen的文科中学。我叔叔负责监督他的钢琴练习和读书,“你不知道,音乐会给你带来了生活。这是多么巨大的好处”; Schweitzer认为中学老师Wieman博士也是老师和朋友,他是严谨细致的工作的典范; 18岁那年,他与风琴大师查尔斯·马利·韦多(Charles Marley Weidor)见面并学习,然后让史威哲继续提高和提高他的管风琴演奏技巧,并同时结识巴赫。

“我始终认为,在精神上,我们所有人似乎都依靠人们在生活中重要时刻的奉献而生存……因为通过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们经历了所有这一切并成为生活,他的思想被抛入了我们的内心。像火花和燃烧。”正是施威策成长过程中老师的无私帮助,使这个年轻人获得了足够的善良和宽容。他对这些祝福表示感谢:“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深深感激那些点燃它的火焰的人。如果我们遇到那些被给予的人,我们应该告诉他们我们如何被给予的,他们也会对此感到惊奇。”

施韦泽_阿尔贝特?施韦泽传_阿尔贝特·施韦泽

“在生活中获得许多美好事物的人们必须做出相应的贡献。” Schweitzer在21岁时在五旬节上明确表示。他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来享受发现自己在生活哲学,神学和音乐领域中所爱的美丽,之后,尽管他获得了以前的所有恩宠,他仍计划采取另一种奉献精神。至于怎么走,他当时还没有真正考虑过。他只确定30岁是最后期限和重点。

播放巴赫音乐以获得最真实的表情

时间给了他紧迫感。从1903年到1904年的30岁之前的两年中,施韦策尔将所有业余时间都花在写作巴赫上。起源是对魏多老师的鼓励。在分享了他对巴赫公开赞美诗前奏的理解之后,甚至魏德也赞叹道:“我认为他很了解巴赫。”

自从Schweitzer在1893年与Weidor一起学习风琴演奏以来,Bach的作品就从未离开过他们的视野。 Schweitzer一直坚持认为,老式管风琴的声音最适合解释巴赫。 “在1860-1875年间制造的Valk风琴上演奏巴赫是一件很棒的事。”但是即使在他那个时代,老式的管风琴也越来越少上海快3 ,无论是更换还是翻新。 Schweitzer感到很遗憾,“如今,大多数风琴演奏者再也没有机会听到巴赫在其创作中使用的老式风琴了。”

阿尔贝特·施韦泽_施韦泽_阿尔贝特?施韦泽传

但是他听说那是他10岁那年在米尔豪森(Mühlhausen)的斯蒂芬教堂(Stephen Church)。那时在柏林,对巴赫的热情重新出现。 Schweitzer回忆说,当他第一次听到管风琴启蒙老师EugenMünch演奏巴赫各种赞美诗的序曲时施韦泽,就深受“庄严而古老的Valk乐器演奏的神秘声音”的影响。摇。 “他是个安慰者。” 1905年,当被问及巴赫对自己的意义时,施韦策回答说:“他说服我,无论是在艺术中还是在生活中,都不能忽略和压制真实的真理。只要时间到了,就没有人的帮助了。每个人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实现它。为了生存,我们需要这种信念,而巴赫也有这种信念……他唯一要做的就是目标是创造现实。”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感觉到他的作品的独特性,其他任何艺术品都没有的平静和自然”的原因,因为信仰aoa平台 ,因为现实。在史威哲看来,音乐是巴赫表达信仰的一种活动,并通过赞塔塔的作品向我们展示。 “信仰提高了他的生活。他的生活充满了争执,矛盾和痛苦;但他的内心始终是和平,和平与安宁的。”

“不听巴赫合唱曲就无法理解巴赫。只有听了巴赫合唱曲后,您才能真正理解巴赫。”

施韦泽(Schweizer)作为在圣威廉教堂(Wilhelm's Church)的巴赫(Bach)演出中伴奏60首大合唱的管风琴演奏家,施韦泽(Schweizer)看到了他一直在巴赫(Bach)作品中追求的真实而清晰的艺术表现。

阿尔贝特?施韦泽传_施韦泽_阿尔贝特·施韦泽

去丛林做善事是所有生命的敬畏

“ On Bach”引起的轰动使人们几乎忘记了。创作了如此完整而宏伟的杰作的风琴家也是一个年轻人,他在未来拥有无限的可能性。在研究了康德的宗教哲学和耶稣在学院里的生活目的之后,已经很会讲道,讲授或弹奏风琴的施韦策尔开始履行自己的诺言,即在十年前实现了独立直接服务的诺言。从1905年到1913年,从1905年到1913年,我将再花9年时间全心研究医学,以便有资格在非洲从事医学工作。

1913年4月,38岁的Schweitzer终于如愿以偿,“在水与丛林之间”到达了非洲的刚果。这里的土地与河弯相连,白鹭飞过水面,藤蔓缠绕着浓密的树枝,宽阔的叶子层伸展开来。 Schweitzer将出版“ On Bach”所得的700法郎和在各方的支持下筹集的捐款兑换成可以保险的黄金,并将它们连同70箱行李,设备和药品带到了这个原始森林。

但是,在短短的一年内yabo娱乐 ,当Lambarene的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好时,战争来了,诊所的工作被禁止了,医生和传教士被隔离在宣教站。 Schweitzer想到的现实使我们思考了文明与伦理之间的内在联系:文明要求伦理来确认世界和生活-“崇尚生命”-“像自己的意志一样崇尚生命的所有意志”,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抛弃我们与其他生命的疏远,与我们周围的生活共享痛苦。”这分为善与恶。 “归根到底,好是对我们称之为生活的奥秘的基本敬畏,也是所有生命现象的敬畏yabo手机版 ,无论它是最小的还是最宏伟的。”

施韦泽_阿尔贝特?施韦泽传_阿尔贝特·施韦泽

Schweitzer坚信“善良的坚持就是对清醒的毅力”,因为“道德的敌人是对麻木不仁”,为了像其他人一样,人们将永远压制自己的敏感性。但是,如果我们厌倦了分享周围生活的欢乐和悲伤,那么我们将失去利益,失去自我。

世界上总是有太多诱人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打扰自己?这将无济于事。不要像其他所有人一样再做一次,不要变得敏感,无思想和情感。” Schweitzer非常坚定,“您可以做的一切始终都是沧海一粟。但是对您来说,这是赋予您生命意义的唯一途径。无论您身在何处,都应尽力进行救援。活动。”为此,战争,拘留和疾病无法阻止他一次又一次地返回非洲丛林。医院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因为“生命赋予我们的唯一幸福就是以我们能做到的善良体验周围的幸福。”

写文章,《新京报》记者/李家瑜

SourcePh“>

有关详细新闻,请访问北京新闻网

老王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国际电子商务产业园科技楼603-604
电话:0755-83586660、0755-83583158 传真:0755-81780330
邮箱:info@qbt8.com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国际电子商务产业园科技楼603-604
电话:0755-83174789 传真:0755-83170936
邮箱:info@qbt8.com
地址:天河区棠安路288号天盈建博汇创意园2楼2082
电话:020-82071951、020-82070761 传真:020-82071976
邮箱:info@qbt8.com
地址:重庆南岸区上海城嘉德中心二号1001
电话:023-62625616、023-62625617 传真:023-62625618
邮箱:info@qbt8.com
地址:贵阳市金阳新区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国家数字内容产业园5楼A区508
电话:0851-84114330、0851-84114080 传真:0851-84113779
邮箱:info@qbt8.com